內容來自YAHOO新聞

「政通人和 氣象萬千」 蔡提治國五大改革

【記者楊國樑高雄報導】民主進步黨主席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昨16)日,出席「百工百業社團社團後援會授證大會高雄市後援會成立大會」。蔡英文在演說中宣示將推動「實踐世代正義」、「改革政府效能」、「啟動國會改革」、「落實轉型正義」及「終結政治惡鬥」等「五大改革」,作為民進黨執政後國家具體的政治改革方案 。

後援會由高雄市長陳菊、立委邱議瑩、邱志偉、管碧玲、李昆澤、趙天麟、陳其邁、高雄市立委參選人劉世芳、賴瑞隆、高雄市議長康裕成、高雄市競選總幹事陳啟昱及黨公職幹部陪同。

OB嚴選蔡英文致詞如下:

2016年,我要做的事,跟菊姊這些年來為高雄所做的事一樣。菊姊每天都在想,如何讓這座城市更進步,而我的身上,現在肩負的責任就是,我必須讓這個國家,這個社會,改頭換面,煥然一新,走上改革的道路。

馬英九的執政,已經不需要我多做批評。這一次國民黨的總統參選人洪秀柱女士還公開說:馬英九的執政,顧人怨,讓台灣人民怨聲載道。一個現任總統,被他同黨的總統參選人,用這種話來形容他的施政,實在是情何以堪。馬英九的施政評價,已經成為藍綠之間的共識。

2016,如果我當選總統,我要推動五大改革。

第一個改革,就是解決世代正義的問題。

2012年總統大選的時候,我們的訴求就是「公平正義」,因為我們已經看到一個嚴重的問題,就是年輕人的處境越來越困難,對未來失去了希望。年輕人找不到好工作、沒有好薪水,房子貴到買不起,照顧長輩和小孩的費用,成為生活的重擔。而國家的財政,卻還在透支,卻還在跟未來的子孫借錢。政府債務攀升,年金制度面臨破產,上一代亂花錢不節制,讓下一代身上背著債,這個社會失去了世代正義。這個問題還在逐漸惡化。我要說一句很重的話:如果一個國家的年輕人,對自己的未來不再抱著希望,那麼這個國家,也就沒有了希望。

四年前,我就提出了不動產交易實價課稅、提出社會住宅的主張。當時,很多人質疑我,不過,現在,「居住正義」已經成為價值的主流。時間告訴我們一件事,就是民進黨的團隊,比國民黨更早看到台灣的問題在哪裡,更早想到解決的辦法。解決世代正義,沒有單一的特效藥。它必須是一劑綜合的處方。首先要解決的,就是掃除青年就業和創業的障礙。

第二個改革,是推動政府效能的改革。

政府很多事推不動,其實問題都出在,政府都不跟人民溝通。這幾年,為什麼示威抗議這麼多?為什麼學生年年都要上街頭?答案也很簡單,因為政府不民主,把人民關在決策的大門之外。

所以我說,我的政府,會是史上最會溝通的政府。政府官員,執行能力很重要,但是溝通更重要。我會要求我的團隊,在做決定以前,要和社會充分的對話,要讓人民知道我們這麼做的理由、這麼做的必要,可以達成的效果是什麼。最重要的,有多少人因此而受惠,又有多少人因此而受害。在受惠者與受害者之間,如何取得平衡,並且對於受害者提供適當的補償。

台灣有民選總統,還有民選的國會,這二者都是領航民主政治的兩個火車頭。所以,除了行政部門要改革,國會也要改革,民主才會不斷進步。

國會的改革,首先就是要透過修憲,來提升國會的代表性。我們的國會,有「票票不等值」的問題,沒有辦法完全反應社會的民意,所以要推動憲改,選舉制度改成聯立制、降低政黨門檻,讓更多代表民意的政黨進入國會。同時,我們還要適度地增加不分區立委的席次,來提高國會議員的專業性和代表性。

另一個改革的重點,是國會議長應該中立化。只有議長中立,議事才會中立,這不只是對議長個人的要求,更應該是制度的保障。國會的幕僚機關,無論是預算或法律部門,都應該像美國國會那樣,有很強大的研究能量,而且能夠堅持專業、不分政黨,這樣才能提升立法院的問政品質,對行政部門才能夠有效制衡。

民進黨不會因為有機會執政,就排斥國會的制衡。國會對行政部門的監督力量,一定要有力而專業,讓行政立法的民主制衡關係,能夠相輔相成。國會應該是總統的鏡子,在野黨也不該被看成執政黨的敵人。未來蔡英文當總統,絕不害怕國會監督,因為我不會是一個獨斷獨行的總統,也不會是一個拒絕民意的總統,更不會是一個維護一黨之私的總統。

第四個改革,我們要推動台灣的轉型正義。

前幾個星期,我在原住民族政策發表的會上說,在我擔任總統後,會代表政府,向原住民族道歉。原住民族在台灣歷史上受到的壓迫和剝奪,是一段無法抹滅的歷史,歷史雖然已經過去,但它的影響直到今日都還存在。這就是為什麼,我們必須對這些歷史遺留下來的不正義,給予合理的彌補,來減輕曾經造成的傷害。

這就是廣義的轉型正義。我們不會因為錯誤已經過去,就毫不在意。同樣的,過去的統治者,曾經使用國家暴力,傷害、欺壓過人民,我們才會有二二八、白色恐怖的傷痛歷史。歷史的錯誤,可以原諒、但不能遺忘,必須面對、絕不容竄改。

第五個改革,也是最重要的而且最困難的一件事。我要終結社會的對立,讓台灣擺脫政治惡鬥,大步地向前走。

過去十六年,台灣還在經歷民主轉型的陣痛期,儘管已經建立了民主體制,但沒有成熟得政治互動法則,社會對民主自由的價值,也缺乏足夠的共識。不管這一邊的人做什麼,總是會有另外一邊的人跳出來反對。所以很多人認為,過去十六年,台灣的政治令人厭煩,大家都希望有所改變。要終結這樣的政治氣氛,我相信,國家領導人應該負起最大的責任。

我要向大家保證,民進黨執政,絕不會成為政黨惡鬥的亂源。就算民進黨在國會能夠單獨過半,我們也不會「整碗捧去」,我同樣會結合所有支持改革的進步力量,組成「進步大聯盟」,讓「穩定多數」成為執政的後盾;讓來自各方的人才,參與執政,加入改革的行列。因為在我的執政藍圖中,有許多重要的改革,需要穩定多數的力量來支撐,這些改革才能順利推動。在我任內,我絕對不會坐視,台灣社會繼續被政黨的鬥爭所撕裂。我要團結整個國家,因為只有內部團結一起,我們才能一致對外。我不相信蠻幹、硬幹、對立、衝突,我相信共識與溝通,就是凝聚台灣改革的最重要動力。2016年,我們不只要執政,我們更要成為帶領國家穩定前進的力量。2015/8/16



新聞來源https://tw.news.yahoo.com/政通人和-氣象萬千-蔡提治國五大改革-091012617.html

EEA7976534C3FA7B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台灣特賣會

nxn99td93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